:::  相 關 文 章  :::

     

你核德核能佔領我的土地!─蘭嶼核廢料與原住民土地爭議

賴秀惠:達悟族/護理系四年級 周佐仁:布農族/織品系二年級 陳詩穎:太魯閣族/織品系二年級

 

壹、動機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是肇因於2011311日本宮城縣東方外海發生的規模矩震級9.0地震、與緊接引起的海嘯,在福島第一核電廠造成的一系列設備損毀爐心熔毀輻射釋放災害事件,為1986車諾比核電廠事故以來最嚴重的核子事故。福島核災喚醒世人對核能發電及其影響的關注及重視,台灣在201339日的反核遊行喊出「終結核四、核電歸零」的口號,以及「四停止追加預算、停止核四裝填燃料、拒絕危險核電、核廢料立即遷出蘭嶼、政府落實用電需求零成長政策」五大訴求。其中,自1982年以來存放於蘭嶼儲存場之核廢料對蘭嶼達悟族人生命及健康有著重大危害,人權侵害尤甚。

  蘭嶼儲放核廢料已三十年之久,其中牽涉政府決策引起的原住民土地問題,核能廢料保存不當造成的生態環境問題,以及後來核能遷廠問題等等,都涉及到侵害原住民的土地及生存環境問題。故此專就蘭嶼核廢料做研究探討,延伸至其他政府侵害原住民族土地的案例,並檢視政府對於原住民族土地之相關法律規定,最終提出建議解決蘭嶼核廢料之問題。

貳、目的

一、探討核能發電與蘭嶼核能廢料問題。

二、從蘭嶼核廢料儲存場探討原住民傳統領域問題與相關法令。

三、從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侵害問題檢視原住民族土地之相關法律規定

四、蘭嶼核廢料問題解決建議。

參、研究內容

一、蘭嶼核廢料簡介

()蘭嶼核廢料儲存場歷史

時間

重要記事

備註

1980

原委會、台電在蘭嶼以興建魚罐頭工廠為名,興建核廢料儲存場。

 

1982.5.17

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建照完成並啟用。蘭嶼接收了第一批10008桶核廢料。

 

1987

達悟族人在蘭嶼機場抗議台電收買蘭嶼鄉代、鄉代赴日觀光,蘭嶼反核廢運動拉開序幕

 

1988

217達悟族人發起第一場歷史性的示威「220反核廢驅逐惡靈」運動;4月旅台青年至台電前抗議。

 

1989

蘭嶼舉行第二次「220反核廢驅逐惡靈」運動。

 

1990

台電接收蘭嶼核廢料貯存場之經營。

 

1991

蘭嶼核廢料貯廠發生輻射外洩事件。

 

1993

4/24「與達悟族人共舞」活動國家公園與原住民權益公聽會在立法院舉行,達悟族人身穿傳統戰服,長老以母語嚴厲抨擊內政部在規劃國家公園未尊重達悟族人的意願。刪除蘭嶼核廢場經費。

 

1994

9/5「蘭嶼達悟族海砂屋自救會」到台灣本島抗議並召開記者會,要求行政院解決蘭嶼海砂屋問題。公布「台灣省解構工程技師公會」鑑定蘭嶼國宅的完整報告;9/7海砂屋自救會27位代表制省議會陳情。

貯放在蘭嶼的核廢料有4千多桶發生鏽蝕,安全亮起紅燈。

1995

1.6/1:一人一石填港、阻止台電核廢船上岸;台灣本島有達悟族青年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發起「反核廢驅惡靈」靜坐活動。

2.6/16:由達悟民族議會、蘭嶼旅台青年、水晶唱片等單位發起義演(反核廢救蘭嶼)
3.6/19
36名身穿傳統戰袍的達悟族人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內容主張:(1)重申趕走核廢料的決心;(2)如果台灣政府不尊重達悟族人的生存權,他們將用達悟族的傳統方式,和政府周旋到底。

4.6/20:近200名達悟族人與台電展開談判,內容包括:(1)要求政府停止增建六窕壕溝;(2)立即訂定核廢料遷出時間表

5.6/21:蘭嶼達悟族人上午十時至監察院遞送請願書,內容要求彈劾台電違法人員。

6.7月達悟民族議會代表首度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原住民工作組織會議中,指控中華民國政府核廢滅族政策違反人權。

7.8月不滿台電計畫在蘭嶼增壕溝,達悟族到台電抗議。

8.8/2:蘭嶼民族議會和蘭嶼旅台同鄉會召開記者會發表聲明,要求台電履行民國91年核廢料完全撤出蘭嶼的承諾。

6/1活動訴求:

1.訴求要求填平核廢料卸貨港口,並不要再將核廢料運往蘭嶼;2.要求台電後端營運處長林明雄對於是否要在貯存場增建豪溝及在民國91年將核廢遷離蘭嶼予以肯定答案。

 

1996

1.台電承諾在2002年將核廢料遷出蘭嶼

2.監察院完成報告指出,「有關蘭嶼貯存場遷移----台電目前按計畫進行,可於2002年底完成,屆時如果未能履行承諾再追究責任」。

3.4/27:清晨蘭嶼鄉長村長及反核人士等100餘名到龍門碼頭抗議台電核廢料由核二廠工明碼頭啟程,載運168桶核廢料到蘭嶼。

4.4/29:台電核廢料「電光一號」遭蘭嶼鄉民堵港抗爭停滯蘭嶼海面4天後,被迫駛離蘭嶼返航基隆光明碼頭。

5.7/24原子能委員會要求台電必須將蘭嶼貯存場剩餘440桶貯存空間留作鏽蝕廢料桶檢整空間,不得再從台灣本島運核廢料前往貯放。

行政院原民會設立。

 

1997

台東縣環保局檢驗蘭嶼核廢料貯存場發現壕溝輻射劑量異常

 

1999

陳水扁總統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身分到蘭嶼,提出與原住民新夥伴關係政見,並答應將核廢料遷出蘭嶼。

 

2001

1.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廢水處理不當,監察院通過對原能會及台電的糾正。

2.蘭嶼核廢場回饋金二億二千萬八月匯入蘭嶼鄉公所。

 

2001

1.4/7:蘭嶼達悟學童謝文龍向總統陳情希望核廢料遷出蘭嶼。

2.4/9:行政院長游錫堃為台電無法在年底將核廢料遷出蘭嶼向達悟族人道歉。

 

2002

1.5/1:達悟族發起全島罷工罷課反核廢運動

2.5/4:經濟部長林義夫到蘭嶼當面與達悟族人溝通,並與蘭嶼反核自救會達成六項協議:

一、經濟部長林義夫代表政府對於未能儘速完成最終處置方案,對蘭嶼達悟族及居民之自然主權、環境權、生存權、人權及永續發展不夠尊重公開道歉。

二、立法保障達悟族在蘭嶼之自然主權及生存權。

三、行政院成立遷廠推動委員會,委員會應於一個月內籌組完成,邀請反核自救會代表、公正環保人士、學者專家、經濟部代表、原能會、原民會達悟族代表、台電公司及立法院原住民問政會組成,及早制定遷場時間、場址及檢整、檢測工作推動。

四、一個月內成立蘭嶼社區總體營造委員會。關心當地健康、衣食住行等生活條件及教育文化環境的改善。並在貯存場遷場後確實清除一切輻射汙染物,恢復場區原有自然景觀。

五、政府如未履行協議內容,後果將由政府負責。

六、協議內容列入立法院國會記錄。

3.12/24:《中國時報》頭版二條新聞,行政院公告:核能廢料終極處理場址排除蘭嶼。

4.12/31:台電核廢料貯存場租用蘭嶼山地保留地租約到期的日子(山地保留地使用規定之中沒有任何條款准許用於儲置放射性有毒廢棄物),代表蘭嶼鄉達悟族的蘭嶼鄉公所作出“不續租”決議。

 

 

 

 

 

 

 

 

 

 

 

 

 

 

 

 

 

 

 

 

 

 

 

 

 

 

 

 

 

 

 

 

 

 

 

 

 

 

 

 

 

 




 






(
圖一)蘭嶼核廢料貯存場鳥瞰圖及設備說明


       

()蘭嶼核能廢料場之核去核從

1. 興建之前

   60年代冷戰時期,國民政府為靠攏美國而蓋了幾個核電廠,至於解決核廢料貯存問題就放在反抗聲音最小的地方,例如美國將核廢料貯放在沙漠;對於台灣,蘭嶼位於離島,又弱勢不會吵鬧,成為了最佳的核廢料貯存地。

   台電原本是決定要將核能發電廠所產生的廢棄物「核廢料」暫時放置在蘭嶼,再將核廢料載至公海拋棄,但這時候,國際社會開始禁止以「海拋」方式處理核廢料,海拋後的核廢料若沒有定期更換核廢料桶,或是核廢料在丟棄時受到撞擊,造成核廢料外洩,對於環境將是一項嚴重污染。

國際間為了確實做到不讓核廢料以海拋方式處理,於是成立了「綠色和平組織」,這組織會派人在各處的公海上巡邏,查緝將核廢料進行海拋的國家,並給予重罰。

   於是這時國際間由於核廢料無法「海拋」,台電之後便決定採用「陸埋」的方式處理核廢料,而所謂的「陸埋」,就是必須將核廢料埋在台灣島內。1982年,台電為了要處理台灣核能發電及醫學、學術研究、工業所產生的核廢料,於是在蘭嶼興建了蘭嶼低階核廢料貯存場。

2. 興建完成

   興建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後,許多蘭嶼反核團體紛紛發起反核運動,要求遷移目前放置在蘭嶼的核廢料,因此行政院成立「蘭嶼貯存場遷移堆動委員會」,協助蘭嶼居民推動蘭嶼核廢料貯存場遷移計劃。

2002117立法院通過,26陳水扁總統公布《離島建設條例》第十四條修正案,規定:「蘭嶼地區住民自用住宅之用電費用應予免收」,其立法理由是:「增訂但書蘭嶼地區用電費用免收的規定,係基於達悟族人特別犧牲而給予的合理補(賠)償。」

目前有10萬桶的核廢料存放蘭嶼,從2003年起每年提供二億二千萬元回饋金給鄉公所做地方建設,當年鄉公所直接發回饋金給鄉民,當時每人領六萬三千元,2010年農曆過年鄉公所發放回饋金每人為五萬一千元,

3.小結

   1980年 開始,政府將核廢料運至蘭嶼,當時台電原能會向當地居民謊稱是蓋魚罐頭工廠,甚至收買蘭嶼民代赴日觀光。諷刺的是原本支持反核的民進黨,在上台執政以後面 對蘭嶼核廢料問題也無能為力,甚至和蘭嶼居民簽訂合約,而後發放補償金。這樣的政策卻造成外界「你有拿補償金,為何還要反對?」的質疑聲音。

政府雖以補償金和補助蘭嶼人醫療費用等政策,但都不能遏止統計報告上顯示達悟族人死因中癌症比例偏高的事實

 

二、蘭嶼核廢料問題

   台電蘭嶼核廢料貯存場位於蘭嶼南方龍頭岩與象鼻岩之間海岸,1982年完工以來,已貯存超過9萬桶來自台電核能電廠,以及各醫療、工業和學術單位使用放射性同位素產生的廢棄物,蘭嶼原住民數度爆發「反核廢,驅惡靈」抗議行動,強烈要求台電立即遷移,爭議至今仍未平息。為此專就蘭嶼核廢料問題進行研究,主要分為兩方面:首先參照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之相關規定及其一般性意見,探討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對達悟族人權利的侵害。其次依據原住民族基本法之條文規定,檢視蘭嶼核廢料貯存之正當性,以及後續搬遷選址之相關法律問題。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ICESCR)(以下簡稱「兩公約」)已由我國政府完成批准程序,同時通過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自2009129日 總統馬英九先生宣布兩公約及施行法正式生效施行。自此,居於國際人權憲章核心地位的兩公約已在我國具有國內法的效力。兩公約的內容涵蓋了公民、政治、經 濟、社會、文化等各個領域的人權。因此,與兩公約息息相關的不僅是狹義的「人權團體」,任何以權利為基礎的公民倡議行動,都可以援引兩公約的相關條文。因 此針對蘭嶼核廢料問題,援引兩公約條文規定,及其一般性意見作為補充,檢視蘭嶼核廢料是如何侵害蘭嶼達悟族人之權利。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七條規定,「凡有種族、宗教或語言少數團體之國家,屬於此類少數團體之人,與團體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或使用其固有語言之權利,不得剝奪之。」又根據公 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號一般性意見闡明,「文化本身以多種形式表現出來,包括與土地的使用有聯繫的特定生活方式,原住民的情況更是這樣。這種權利 可能包括漁獵等傳統活動和受到法律保護的住在保留區內的權利。」另外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第一款明定,「本公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享有能達 到的最高的體質和心理健康的標準。」加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號一般性意見說明,「健康權包括多方面的社會經濟因素,促進使人民可以享有健康生 活的條件,包括各種健康的基本決定因素,如食物和營養、住房、使用安全飲水和得到適當的衛生條件、安全而有益健康的工作條件,和有益健康的環境。」

蘭 嶼達悟族人傳統主食為小米、芋頭及飛魚,上述三項食物對於蘭嶼達悟族人而言具有十分高的文化內涵價值;小米祭以及飛魚祭皆為蘭嶼達悟族之重要祭典。小米及 芋頭需要土地種植、引水灌溉;飛魚需要乘著神聖的拼板舟,依循儀式至海上撈捕。然而,核廢料再再影響著蘭嶼的人民、土地、水源,甚至是鄰近海域。

   依據中央研究院研究員扈治安接受台電委託進行蘭嶼生態調查報告,報告指出在核廢料貯存場鄰近7個地點進行監測後發現,貯存場外圍含有人工核種鈷60及銫13720052008年,蘭嶼核廢料貯存場外圍完全沒有發現鈷60,但已發現銫137蹤跡,2009年之後,鈷60開始出現,且發現次數逐年增多,銫137也有越來越多趨勢。另外台北醫學大學公衛系教授張武修表示,鈷-60輻射,影響土壤尤甚,亦影響人類脫髮,嚴重損害人血液內之細胞組織,輕致白血球減少,引起貧血白血病(即是血癌),更嚴重者甚至死亡。而銫137被國際列為一級致癌物,具有化學毒性,半衰期是30年。且銫137水溶性經飲食、飲水等途徑進入人體,造成損害。「過去我在蘭嶼進行岸沙的監測發現,銫137異常的狀況已有10年之久。」張武修進一步指出,銫137異常的現象不僅止於貯存場鄰近,「因為當時核廢料儲存作業,是先將這些核廢料暫放在碼頭,等貯存場建好才移過去,因此污染範圍不只有貯存場,還包括碼頭及鄰近海域。」他強調,這次報告發現數值有系統性的升高,恐有外洩的狀況發生。

達 悟族人世世代代生活在這美麗的島嶼上,從事農耕漁獵,自給自足。在小米豐收時,他們相聚,齊聲唱和歌頌善靈;在獵捕飛魚季節時,男子們恪守禁忌,刨木造 舟,雕刻裝飾人像波浪渦卷太陽船眼。然而,因為核廢料,收獲得來成為盤中飧的小米與芋頭,變成一份份的毒藥;辛苦捕獵的飛魚欲製作成魚乾,曝曬在陽光下的 是一條條的病因。核廢料如此侵害達悟族人的生命,剝奪其傳統文化,實在有違兩公約條文保障人權的立意,實應當儘速將核廢料遷離蘭嶼,還給蘭嶼達悟族人一片 不再受核廢料污染的淨土。

   核廢料儘速遷出蘭嶼此一論點,也可在原住民族基本法中得到強力支持。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政府不得違反原住民族意願,在原住民族地區內存放有害物質。」政府以興建罐頭工廠的名義在蘭嶼設置核廢料處置場,在達悟族人與環保團體持續抗議下,1999109日當時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在蘭嶼公開承諾:如果當選,將在20021231日終止該廠之運作,另覓儲放地點。2006年立法院亦通過「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廠址設置條例」,似乎意在解決蘭嶼核廢料問題,然而卻僅僅只聞樓梯響,不見任何積極作為。蘭嶼達悟族人在這三十年來,不斷高聲吶喊上街呼籲,請把「惡靈」遷出蘭嶼,然而政府卻依舊鴕鳥心態,不聞不問,讓人不禁懷疑,原住民族基本法究竟規定了些什麼?保障了些什麼?
   談到核廢料遷出蘭嶼,就必然會觸及核廢料處置場選址的問題,其中常常被討論到的一個建議候選場址台東縣達仁鄉南田村,同樣也是原住民傳統領域土地。雖說主張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政府不得違反原住民族意願,在原住民族地區內存放有害物質。」能夠讓原住民族地區居民取得反核廢料的正當性。但是該法第十五條,「政府應寬列預算並督促公用事業機構,積極改善原住民族地區之交通運輸、郵政、電信、水利、觀光及其他公共工程。政府為辦理前項業務,視需要得設置原住民族地區建設基金;其基金之運用辦法另定之。」第二十一條,「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內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詢並取得原住民族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政府或法令限制原住民族利用原住民族之土地及自然資源時,應與原住民族或原住民諮商,並取得其同意。前二項營利所得,應提撥一定比例納入原住民族綜合發展基金,作為回饋或補償經費。」原住民族的權益,尤其是在原住民族土地、自然資源、傳統領域部分,在法令保障上,給予政府極大的解釋空間,大開方便之門。依照法條規定,政府若執意要將蘭嶼核廢料遷址台東達仁,自可以舉辦地方公投,取得無違反原住民族意願之同意意見,大興土木,甚至還可以主張積極改善原住民族地區生活品質,編列預算設置原住民族地區建設基金,興建公共工程。尤有甚者,更可以如台電所言,存放於蘭嶼之核廢料皆為低放射性,且有完善之保護隔絕措施,對安全無虞,不會影響環境,而將核廢料解釋為「無害物質」,藉以規避法律規定。甚至還可以重申「新夥伴關係」,與原住民族攜手共同開發,綜合發展,回饋原住民。綜觀以上所述,讓人不禁寒心,原來原住民族基本法所保障的,不過只是原住民族的「基本」權利而已,無關痛癢,於事無補。 
蘭嶼核廢料相關法律規定:
議題內容
相關法律規定
基本人權保障
一、少數民族的權利:
1.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七條規定,「凡有種族、宗教或語言少數團體之國家,屬於此類少數團體之人,與團體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或使用其固有語言之權利,不得剝奪之。
2.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號一般性意見說明,「文化本身以多種形式表現出來,包括與土地的使用有聯繫的特定生活方式,原住民的情況更是這樣。這種權利可能包括漁獵等傳統活動和受到法律保護的住在保留區內的權利。」
二、健康權:
1.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第一款規定,「本公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享有能達到的最高的體質和心理健康的標準。」
2.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號一般性意見說明,「健康權包括多方面的社會經濟因素,促進使人民可以享有健康生活的條件,包括各種健康的基本決定因素,如食物和營養、住房、使用安全飲水和得到適當的衛生條件、安全而有益健康的工作條件,和有益健康的環境。」
核廢料遷址
一、住民族基本法(以下簡稱本法)相關規定:
1. 本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政府不得違反原住民族意願,在原住民族地區內存放有害物質。
2. 本法第十五條規定,「政府應寬列預算並督促公用事業機構,積極改善原住民族地區之交通運輸、郵政、電信、水利、觀光及其他公共工程。政府為辦理前項業務,視需要得設置原住民族地區建設基金;其基金之運用辦法另定之。
3. 本法第二十一條規定,「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內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詢並取得原住民族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政府或法令限制原住民族利用原住民族之土地及自然資源時,應與原住民族或原住民諮商,並取得其同意。前二項營利所得,應提撥一定比例納入原住民族綜合發展基金,作為回饋或補償經費。
二、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設施廠址設置條例。
 

三、    原住民族土地相關法令規定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侵害問題

()原住民族土地相關法令規定

    從 蘭嶼核廢料事件,我們了解到政府對於原住民族土地及傳統領域的侵害,以及對於原住民族土地威權統治、處理問題的消極態度。為何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會遭受 到此種政府侵害,並且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問題的癥結點必須回歸到法律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原住民族地區的定義,以及原住民族土地相關法令規定的施行現 況。

「原 住民族基本法」第二條定義「原住民族土地」,包含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其中,「原住民保留地」包含政府為推行原住民行政所保留的原有 山地保留地,以及經依規定增編、劃編供原住民使用的保留地。但就現有土地管理法規來說,「傳統領域土地」的調查偏向於部落發展的歷史調查,在法令上沒有明 確賦予部落或族人相關的「原住民族土地權利」。只有原住民保留地的開發管理辦法,賦予原住民取得土地權利的合法程序。

    藉 由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條文的觀察,會發現政府對於原住民土地政策的方向是很模糊的,政府在規範原住民的權利與行為保留了很多的灰色地帶。保留地開發管理辦 法第八、九條只說明原住民『得』申請設定土地權利,但是政府受理之後『應該』依據什麼事實的標準規範及賦予當事人相對什麼權利,在辦法上是沒有明確定義。 尤其,土地總登記之前的原住民土地制度變遷過程,並沒有調查及登載,而土地總登記的清查會勘只記載會勘當時使用結果,是片段的、部份土地當事人陳述的、有 登載遺漏可能的、以及忽視傳統社會之土地關係的土地使用結果。這些土地使用調查之紀錄是會勘當時的結果論,竟然成為政府認定的「法律事實」及可產生對使用 者的「法律效果」。

目前政府管理保留地的執行機關依據的土地使用權源,就是這些土地總登記及土地清查簿冊的登載記錄。但這些文字記錄其實也只是土地變遷之部份事實。

    在 土地簿冊之外的原住民土地變遷的歷史,比如說族人之間依傳統習慣進行的土地借用及賣賣,或公產機關依強勢的行政佔用原住民的原墾地,或有遺漏登載紀錄的耕 作事實,政府『應該』依據什麼標準規範及證據資料處理,並沒有明確定出判斷的標準。只有藉由行政院原民會的行政命令:「原住民保留地各種用地申請案授權事 項及申請作業要點」及「原住民保留地各種用地申請作業須知」來規範管理機關受理、審查及核定的流程。由行政命令來保障原住民土地權利,這一件事本身存在法 制的瑕疵,尤其當法律明訂政府承認原住民土地權利之後,人民權利就需要用法律與制度來通盤周延的保障,而不是依據行政命令。這情況正顯示政府規劃原住民土 地政策是暫時而權宜之計。

    在 管理機關的審查標準來說,這些作業要點及作業須知強調持續自行耕作的現況,作為會勘調查的「事實」證明,就如同土地清查時的調查登載才有「法律事實」的效 果,管理單位依法會勘當時才能記錄成法律承認的文字歷史。管理單位強調法律上承認的土地耕作的事實,必須依據法定程序記錄的文字證明文件,才有法律效果的 行政依據。對於申請者提供自行調查的空照圖,耆老口說歷史等等佐證資料,只能作為行政參考,不作為行政依據。所以,在此土地變遷歷史的模糊地帶,審查單位 的行政裁量將主導「事實」的判斷及法律的效果,甚至將否定耆老口說歷史。這樣會造成原住民開墾耕作土地的事實,如果是在簿冊登載之前發生,將被忽略而不被 保障,甚至歷史真相可以合法的扭曲為法律承認的事實。尤其,當公產管理機關需要使用該土地或不願意放領土地時,審查機關的行政裁量權將保障公部門的土地使 用權利,且「得」忽視未被簿冊登載的耕作事實。這正表示政府否認傳統土地制度及其隱含的傳統文化與社會價值的立場。

    政 府承認的原住民族土地權利是局部事實的,有遺漏登載的,沒有歷史脈絡的。首先,從現有制度的運作規範來說,目前政府只承認地籍簿冊的文字歷史,使得原住民 族基本法第二十條所說,「政府承認原住民族土地權利」,只是保障在土地總登記之後且沒有被遺漏的土地使用記錄。而在簿冊清查之前,原住民申請依傳統土地使 用習慣開墾的土地,但被登載遺漏或被公產機關強佔,在審查機關的行政裁量之下,無法得到法律的保障,也沒有申訴的機制。

總結來說,政府目前原住民族土地制度並不完備,致使人民對現存制度不滿意,此一制度不平衡的情況,政府需要由問題的根本,也就是修正原住民族土地政策及法令,完整保障原住民族土地權利,來修建制度。

以下列舉三個原住民族土地遭受侵害的實際案例:

    ()港口部落20年抗爭

    民國79年,花蓮縣港口部落的族人,依照原住民保留地增編作業要點,合法申請祖耕地。然而,承辦人員以遺失申請文件的明顯行政疏失,將土地編為公有財產,並被劃撥至東部風景管理局使用。

在歷經各種行政訴訟的程序中,至今已過20年, 並未有任何單位出面提出解決或協商的辦法,除了互踢皮球外,並用「現今」各種法令依據來矯飾過去的行政疏失。原住民的土地問題仍在各種劃界的模式下,一一 的拆解與流失。港口部落族人的土地問題,在各種行政程序的過程中無法獲得解決的情況下,走上了抗爭這條路,合法申請土地遭到侵佔,卻在抗爭行動中,成為 「非法」的集會遊行。

()大農大富園區

    今年521日,林務局在花蓮光復鄉推出台灣第一個平地森林園區「大農大富」,並邀請總統馬英九到場剪綵。當天太巴塱部落、Karowa(噶馹佤)部落族人在現場抗議表示,大農大富園區土地是台糖公司和林務局聯手強占阿美族土地,要政府將傳統領域歸還。6月底,太巴塱部落族人接到經濟部回覆,回函表示國民政府依《收復區敵偽產業處理辦法》取得大農大富園區近2千公頃土地,若要歸還阿美族人,於法無據,所以無法歸還。

()撒烏瓦知重建之路好漫長

    位在桃園大溪河濱的撒烏瓦知部落,至今仍然無法擁有合法的土地承租權,目前也還沒有拿到門牌,更別說合法水電使用。部落曾在民國998月時歡慶重建,當時部落頭目張進財說,撒烏瓦知已經收到桃園縣原民處公文,繳交部落地基圖,就可以開始申請戶籍、門牌、水電。

但撒烏瓦知被劃出行水區之後,土地屬於國有財產局,土地需要由部落向國產局承租。但部落所在土地尚未編列地目,桃園縣民政局與國有財產局共同開會後,不知為何卻將部落所在地編為農牧用地。

張 進財說,依規定,農牧用地不能蓋房子,只能建工寮。當初陳情時,曾經希望部落能夠被劃為「文化特定區域」或者「建地」,如此才能取得合法承租權,保障地上 物。如果民政局和國產局無法將農牧用地改更改,那部落提出承租要求,只能租下一塊被歸類為農牧用地的土地,「部落房舍還是有被拆遷的危險,部落族人心裡很 擔心」。

部落十分疑惑的是,為什麼能夠租給部落農牧用地,卻不能租給部落建地?桃園縣府與國有財產局都清楚知道,部落已經在河岸建屋,訴求也是在河濱安身立命,但公部門的人只說「卡在法律」,讓部落很難理解。

撒烏瓦知轉向立委陳情,經過立委協調,桃園縣府又說水電可以遷。目前部落最期盼的,還是土地承租儘快有著落,族人希望合法承租,撒烏瓦知重建之路已經等太久了。

、結論與建議:

對於蘭嶼核廢料處置問題,我們提出下列建議:

一、加強確保蘭嶼核廢料存放之安全性。

關於蘭嶼核廢料儲存桶鏽蝕而造成輻射外洩的新聞時有所聞,台電及相關單位應當迅速處理,降低核廢料之危險性,做好防護措施,勿繼續造成更大損害。

二、政府、原能會、台電儘速處理核廢料問題。

核能發電所製造出來的核廢料問題儼然成為歷史共業,政府應當拿出魄力解決此一影響長遠的危害。無論是選址遷場,或是效法美國建構地下儲存場,都應該積極主動作為,並且對人民揭露真實正確資訊,以免造成疑慮。

三、蘭嶼加強醫療照護,設立醫療機構保障居民健康。

蘭 嶼達悟族人遭受核廢料影響迫害三十餘年,然而至今為止蘭嶼島上仍舊僅設有衛生所,醫療資源嚴重不足。政府應當設立相關醫療機構,除了維護蘭嶼居民生命健 康,亦可推動學界研究。另外,政府除了補貼蘭嶼居民電費之外,也應當撥一筆專款,作為蘭嶼居民每年定期身體健康檢查之用。

四、將核能發電議題納入九年一貫國民教育(未來改制十二年國教)課程。

核能發電影響重大,然而此一專業領域知識,卻是一般社會大眾所不了解的。政府可研擬將核能發電相關議題納入九年一貫課程,例如環境教育、資訊教育、人權教育等領域,讓我們的孩子們了解核能發電利與弊。

五、修正原住民族土地相關政策及法令,完整保障原住民族土地權利。

為避免類似蘭嶼核廢料之類的原住民族土地權利遭受侵害問題再度發生,政府應當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0條規定,「政府承認原住民族土地權利」,明確賦予部落或族人相關的「原住民族土地權利」。

六、將蘭嶼作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自治示範區域。

蘭嶼,一個美麗的海上小島,台灣原住民中唯一的海洋民族達悟族世居於此,其傳統領域土地概念不言而喻。台灣政府一直以來高呼持續推動原住民族自治法立法,保障原住民族權利。其相關法律規定原住民族自治法仍處於草案階段,然而若能順利推動原住民族自治,維護傳統領域,希望政府能首選蘭嶼作為示範區域,才算是對蘭嶼達悟居民真正的補償。

 

、參考資料:

.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網站:http://covenants-watch.blogspot.tw/

.法務部人權大步走專區網站:http://www.humanrights.moj.gov.tw/mp200.html

國際人權公約國內法化之方法與策略陳隆志、廖福特2002/10,行政院研究考核發展委員會編印

人權大步走,政府推動兩公約之實踐,彭坤業,2010/12/10,百年人權之省思與展望國際研討會

2012原住民人權報告,鄭川如,2012人權報告,台灣人權促進會出版:http://mepopedia.com/forum/read.php?128,29252

.反核或擁核?核廢料儲置場之審議式民主討論與原住民部落發展,靳菱菱,台灣原住民族研究季刊,第5卷,第2期,2012年夏季號,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出版

.由多元文化觀點探討『原住民土地權』的保障,邱寶琳,蒙厚愛-還我原墾地網站:http://yipingpihu.pixnet.net/blog/post/25323276